首页 > 书库 > 《侠客青风》侠客风网名 腹黑攻 侠客青风君臣文

侠客青风

武侠连载中

经典小说《侠客青风》由沧海桑田2233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刚沿,忽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诗云: 踏入江湖因一心,从此虎林龙天行, 南北东西踪迹处,侠客大侠留芳名。 纷纷扰扰多少事,迷惑心中身未停, 修身除恶济世后,兄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09 12:06:3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侠客青风》由沧海桑田2233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刚沿,忽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诗云: 踏入江湖因一心,从此虎林龙天行, 南北东西踪迹处,侠客大侠留芳名。 纷纷扰扰多少事,迷惑心中身未停, 修身除恶济世后,兄

《侠客青风》免费试读

诗云:

踏入江湖因一心,从此虎林龙天行,

南北东西踪迹处,侠客大侠留芳名。

纷纷扰扰多少事,迷惑心中身未停,

修身除恶济世后,兄弟比高论输赢。

人生在世,总在追求,或功名利禄,或世外桃源,道路不同,殊途同归。细思之,多数人都会感慨唏嘘,所谓人生仅是生生灭灭轮回而已。只因哇哇落地,才有了父母兄弟,个人江湖,爱恨情仇;才有了一个人,一群人,一个国家,一个世界的故事。

故作者说,大侠的故事其实是人的故事,大侠生活时期的那一群的人的故事,而不仅仅是大侠的故事,因为大侠的观点也是如此。

秋天。

天空万里无云,一碧如洗。秋风瑟瑟,树木、山石、枯草呼呼作响。

河南境内许昌以南一条南北方向的官道上。一匹枣红色的骏马正在向北疾驰,扬起高高的尘土,马上一名中年汉子两眼炯炯有神,凝视着前方。

他上身穿着蓝色粗布对襟褂子,下身蓝色粗布裤子,虽然布料一般,但衣服平整,端正得体,好像一副大户人家的家丁打扮。只见他不时用马鞭抽打着马尾,催促着马儿快些前进。

突然,前方出现一个五大三粗的壮年汉子,年纪四十开外,白色丝绸对襟上衣,白色丝绸裤子,衣服宽大,两腿微张,脚与肩宽,站在路的中间,一眼看去就知道是个练家子。马上汉子立即警觉起来,手中皮鞭猛地抽打马身,马儿疼得咴儿咴儿直叫,扬起四蹄向前冲去。

白衣汉子不为所动,稳稳地站在路中纹丝不动,待到前冲的马儿快要撞到自己的一瞬间,身体猛地向旁边一闪,马的缰绳已经握在他的手中,尽管马上的汉子的凌厉鞭梢击打到他的身体,可是鞭子好像打在棉花袋上一样,毫无反弹之力。

由于身体的惯性,蓝衣汉子一下子被重重地甩下地来,但是在地上翻了几个筋斗之后竟然稳稳地站立。他一言不发,猛地挥动马鞭在空中一甩,鞭梢在空中急速转弯,发出尖锐的响声,接着他迈着轻盈步法像兔子一样,顷刻之间越过十几米远的距离来到白衣人的面前,挥鞭向白衣人的头颅抽去。

白衣人不慌不忙,在鞭梢即将击到他的面门之际,手轻轻一扬,鞭梢已经在他的一只手中。蓝衣人急忙站稳马步,用力向后拉扯,想把马鞭从白衣人的手中挣脱,他用尽全力,白衣人却纹丝不动。此时白衣人还直立在原地,马的缰绳在他的另一只手中。

蓝衣人看到不能夺下马鞭,急忙松手弃鞭,随手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剑,软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只见他一个白鹤亮翅,抬步上前,一招力劈华山,向白衣人当头砍去。运动中鼓起的风声呼呼作响,然而白衣人仍然神态坦然站在马头的旁边,一手握着缰绳,只是另一只手中的鞭梢已经扔掉。

蓝衣人看到这一次应该能够得手,暗自高兴,可是就在自己的宝剑触及白衣人脑门瞬间,眼前一闪,白衣人不见了踪迹。正在迟疑,忽觉后背受到重重的一击,随后自己就失去了知觉。

白衣人一手把打晕的汉子提起,轻轻一跃,跳到马背,抖抖缰绳准备离开。

下了大道,刚沿一条小道行不多远,听到南面又传来一阵马蹄声。白衣人回头一看,一匹棕褐色的高大骏马驮着一位姑娘向北疾驰而来,他迅速调转马头重新回到刚才的官道上。

姑娘穿着白色小花图案的蓝色裤褂,五官端正,脸似银盆,像个大家丫环。

骏马向前飞奔中,姑娘突然看到前面有一个汉子拦住去路,急忙勒住马缰,马儿高高跃起前蹄,咴儿咴儿鸣叫两声,尔后落下。她两手抱拳,施礼道:“不知客官为何要拦住小女子的去路?”

白衣人回答:“对不起!鄙人是受人之托,在这条官道上做事,凡是向北去的人一律不准放行。”

姑娘脸上现出迷惑的神色,不过很快她就明白了。只见她两手抱拳:“那我就得罪客官了!”说着,她马鞭一挥,身下的马儿立即向前冲去,不过,她把缰绳往左一带,想使马儿从左边绕过白衣汉子,避免伤及无故。那马儿果然灵活,顷刻间从白衣人左侧三、四米远的地方绕行,看看就要绕行过去,忽然姑娘的余光中白光一闪,马儿忽然停止,自己的身体猛地向前冲去,她急忙两腿一夹,化解前冲的力。转脸一看,白衣人手中显然已经逮住自己的马的缰绳。

她急忙涨红了脸说:“客官,如果你再不松手,我可要对你不客气了?”

白衣人说:“姑娘,请你回去吧!我是不能让人通过这条官道向北走的。”

姑娘说:“我现在有急事必须迅速向北去,如果你再不松手,我可要动剑了?”

白衣人温和地说:“姑娘,恕我难以从命。”

姑娘说:“那我真的得罪了。”说话之间,剑锋已经落向白衣人拉着缰绳的手臂,只见白衣不为所动,剑从白衣人的手臂处划过,姑娘‘啊’地尖叫一声,她平时只是陪小姐练练剑,从来没有与别人真刀真枪地打过,以为白衣人的手臂已经被自己砍下来了,这下可怎么办?自己杀人了!

可是尖叫过后,他看到白衣人的手依然稳稳地逮着自己马缰,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随后又感到纳闷,这白衣人的手法难道有这么快?顷刻之间就能换三次手?可是不信不行,因为马缰还在人的手里呢。

白衣人说:“姑娘,还是请你回去吧!无论如何你都不能向北去,这是危险的。”

姑娘说:“我有急事,请你快快让开?不然,我可要真的得罪你了?”

白衣人说:“你是打不过我的,我看你年纪轻轻,很懂礼貌。虽然你遇到大事,可是这件事你是管不了的,请你回去吧!不然我可要把你打晕了?”

姑娘说:“不管你如何,我都要救我的主人!”

白衣人说:“哪我只好得罪了。”

姑娘见白衣人不肯让步,知道自己只能硬闯,她调节一下气息,舒展一下筋骨,手中长剑在空中抖了几抖,宝剑立即发出嗡嗡的响声,气势威猛,但是白衣人仍然一手逮着姑娘坐下的马缰,另一只手放在身侧,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准备。

姑娘知道白衣人不是凡人,出手就是白虹贯日,跟进天女散花,顿时空气中鳞光闪闪,顷刻之间出手十几招,分别向白衣人的面门、肩胛骨、胸部和手臂等处刺去。

白衣人的身躯却似鬼影一般,身随剑尖如影随形移动,虽然脚没离地,身体却像陀螺一样漫妙旋转轻松化解姑娘十几招凌厉的攻势,姑娘用尽自己的平生所学却不能奈何面前的白衣人,心中不禁有些惊慌。正在迟疑之际,眼前白影一闪,自己手中的长剑脱手,身上的Xue位被点中,眼睁睁看着白衣人把自己控制却无可奈何。

白衣人把姑娘、蓝衣人分别放在他们各自的马背上,牵着两匹马下了大道,从刚才所走的小道慢慢离去。

《侠客青风》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