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北京的部队大院》北京的部队大院_将军楼(一) 父子文 北京的部队大院强强

北京的部队大院

军事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北京的部队大院》是长弓射天狼最新写的一本军事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郑启明,许长利,书中主要讲述了: 八 郑启明最讨厌洗衣服,他多年前就对秦月芳说过,我最害怕干的事是洗衣服,只要不是洗衣服,什么脏活累活我都能干。秦月芳说,我和你相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18 12:06:0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北京的部队大院》是长弓射天狼最新写的一本军事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郑启明,许长利,书中主要讲述了: 八 郑启明最讨厌洗衣服,他多年前就对秦月芳说过,我最害怕干的事是洗衣服,只要不是洗衣服,什么脏活累活我都能干。秦月芳说,我和你相

《北京的部队大院》免费试读

郑启明最讨厌洗衣服,他多年前就对秦月芳说过,我最害怕干的事是洗衣服,只要不是洗衣服,什么脏活累活我都能干。秦月芳说,我和你相反,觉得洗衣服是一种乐趣,咱们家这点衣服根本不够我洗的,我在农村没有随军的时候,全家十来口子人的衣服,都是我用大篮子提到清水河去洗的。夏天、秋天在小河里洗衣服,特别是几个姐妹一起洗衣服,有说有笑,心情很愉快,那是一种享受。Chun天、特别是冬天,洗衣服时手指头冻得像红萝卜一样,猫咬一样的痛,那是叫受罪。我不明白的是,你在部队当单身的时候,衣服是怎么洗的?郑启明说,我当战士和班排长的时候,在工程部队开汽车,经常是一天出十几个小时的车,跑一天车下来,衣服不脱就想睡觉,很少有时间洗衣服,有时候袜子从脚上脱掉能立起来,在脚上是什么样,放在地上也是什么样,鞋子也很少去擦,上边的土厚得——掉上去一粒番茄籽,能长出一棵西红柿苗来,后来当了汽车连连长,洗衣服的事才由通信员代劳。

今天看来不洗衣服不行了,秦月芳走时候给自己准备的换洗衣服都已经穿过一遍,没有可换的了。

他把衣服塞进洗衣机,刚按下洗涤按钮不一会,就听到了敲门声。

门一打开,汽车队的许长利、杨达志和副队长崔岭就一起涌了进来。

“你们几个臭小子,换了拖鞋再住里走,老伴不在家,我可是没时间搞卫生。”郑启明边找拖鞋边对刚进屋的几个人说。

“还换什么拖鞋,现在你们家的地面还没有我们的鞋底子干净。”许长利把手里提着的东西放到餐厅的桌子上,又回到客厅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点燃了一支香烟,对郑启明说。

“你们几个领导干部星期天不好好休息,是不是又想来我家蹭饭吃?”

“郑秘书这话还真好意思说得出口,嫂子不在家,你自己现在都是吃了上顿没下顿,我们到你家能蹭什么饭吃!”崔岭笑着说,“我们几个人从汽车修理厂回来晚了,没赶上食堂开饭,就在综合楼买了些熟食、啤酒,准备带回队里吃,走到你家楼下听见上边有动静,杨指导员就带着我们与你‘同甘’来了。”

郑启明高兴地说:“这还差不多,说明几个小兄弟有了好事还没有忘记我这个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说实话,我的肠胃最近也在与‘康师傅’闹矛盾。家里放的有好酒,我去找出来,冰箱里还有一袋老家带过来的山东大花生米,炸一些当下酒菜,咱们今天一起改善一下生活。”

许长利从沙发上站起来,摁灭烟屁股,对杨达志说:“指导员和崔副队长先坐沙发上享受一会,我在郑秘书家干活是轻车熟路,负责炸花生米。”

杨达志说:“我这人命苦,就是喜欢干活,不喜欢享受,您老人家稳坐沙发,花生米还是我来炸。”

许长利又在沙发上坐下来说:“与指导员一块搭伙计好几年,不知道你还有这个显著的特点。我的特点也很显著,就是喜欢享受,不喜欢干活。咱们两个人的互补性很强,希望这伙计能长期搭下去。”

“你是你,我是我,老鼠不与猫搭伙,与好吃懒做的人在一起,占不到便宜,我不让你下厨房做菜是出于其他方面的考虑。”

“你是不是又要说我不注意卫生?”

“我没有说过你不注意卫生,只是讲过你不太爱干净。”

“做政治工作的同志就是爱绕弯子,这两句话不是一个意思吗!你应当知道,我当队长这几年,这方面的毛病改多了。”

“说的对,现在苍蝇蚊子到你宿舍去的就比到别的宿舍少。”

“这话有点过奖!”

“主要是它们觉得你宿舍的生存条件太差。”

许长利疑惑地看了看杨达志,转过头问崔岭:“指导员这是批评我还是表扬我?”

崔岭笑而不答。

郑启明从卧室里掂出一瓶茅台酒说:“你们党政一把手净打嘴仗了,咱们的中午饭是不是要等到晚上再吃?”

杨达志笑了笑,对崔岭说:“给陈副指导员打个电话,告诉他我们在郑秘书家吃饭,队里要是有事把电话打到这里来。”

他说完进了厨房。

过了不大一会,酒菜摆好,四个人在餐桌旁边坐了下来。

许长利倒好了酒,夹起一只烧鸡腿放在郑启明碗里说:“最近嫂子不在家,你老人家在家又当爹又当娘------不对,是又当丈夫又当妻子------也不对,反正是很辛苦,肉最多的一块应该给你吃。”

郑启明说:“谢谢长利!”

许长利又夹起另一只鸡腿递给杨达志说:“指导员今天表现不错,郑秘书让你炸个花生米,你除了把花生米炸好,又捣估出来一个素炒黄花菜和一个凉拌木耳,超额完成任务,这条鸡腿非你莫属。”

杨达志连忙将碗伸过去把鸡腿接了。

许长利夹起鸡屁股对崔岭说:“崔副队长身体比较瘦弱,鸡屁股营养丰富,来,吃掉补补身子。”

崔岭用手遮住碗说:“我最不喜欢吃鸡屁股。”

“鸡屁股你不爱吃,鸡屁股里拉出来的东西你爱吃?”

“那要看鸡蛋还是鸡屎。”

郑启明说:“你们两个别打嘴仗了,我碗里这只鸡腿给崔副队长。”

崔岭笑着说:“郑秘书看我身上肌肉少骨头多,每次在一起吃饭都照顾我。我和许队长是瞎扯淡,其实我最不喜欢吃的是鸡腿,不过,听了郑秘书的话让人感动,说实话,我真担心明年郑秘书退休了,谁再来领导我们。”

郑启明说:“不管以后谁领导你们,肯定都比我强,我这个人不善交际,办事死板,有些事情想为你们争取的没有争取到,有些事不该让你们干的也没有推却掉,让你们受了不少委屈。来,我给你们几个队领导,包括今天在车场值班的陈副指导员,敬一杯酒,一来感谢你们对我工作的支持,二来有做得不到的地方请你们原谅。”

许长利动情的说:“郑秘书,别看我们平时与您嘻嘻哈哈的,其实我们心里对您都很尊重,也努力争取把您交待的每一件事都办好,不管您在位还是退休,我们都不会忘记您。”

郑启明知道许长利说的是真心话,看到面前几个亲如兄弟的年轻战友,他的心情很不平静,依然以平时的声调开玩笑说:“你们以后忘记不忘记我都没关系,与我走碰头的时候,不想摇下车窗玻璃打招呼也可以,摁一下喇叭,表示个意思,不要一打方向盘,把我老汉的自行车挤到路沟里去了。”

郑启明的话把饭桌上的其他几个人都逗笑了。

杨达志止住笑说:“不要以为郑秘书是在说笑话,在我们机关确有其事,个别首长平时心里没有群众,只是提拔任用自己信得过的人和身边的工作人员,退休后在院子很少有人理他,他自己也感觉没趣,平时很少出门。”

崔岭问杨达志:“你说的是谁?”

“是谁我就不好意思明讲了。”

“有什么不好明讲的,不就是于副部长吗!”许长利说。

杨达志说:“他在部属面前一本正经,非常严厉,在比他更高职务的首长面前,可是很谦卑,这都是我们亲眼看到的。”

“现在到哪里都一样,特别是个别想继续‘进步’的领导,对上级是眼睛向上,对群众是眼睛向下;对男人是眼睛向上,对女人是眼睛向下——我说的是下半身。”许长利开玩笑说。

“你这个人现在说话倒是很敞得开,他在职的时候在台上讲话,你不是在台下也使劲地鼓掌。”杨达志揶揄他。

“我那不是鼓掌,而是在用两只手拍他的脸。”

郑启明连忙掂起筷子说:“来,来,赶快吃菜,你们越说越不像话了,我们不能这样议论自己的老首长。”

一瓶酒很快下去了大半,杨达志和崔岭都表示不能再喝了。

“那可不行!”许长利手里掂着酒瓶子说,“郑秘书说了,今天这瓶酒要喝完,时间紧,任务重,咱们都要加把劲,能者多喝,高度自觉。来,崔副队长,先把你的杯子倒满。”

“我,我,实在不能再喝了。”崔岭赤红着脸说。

“你今天没有喝多少酒,刚才我们加劲喝酒的时候,你临阵脱逃,已经比我们少喝了一杯。”

“我不是临阵脱逃,是给陈副指导员打了一个电话,打完电话我就立刻返回酒桌第一线继续战斗了。”

“别的话少说,先把刚才那一杯补上。”

“真不行了,我现在觉得房子在转。”

“整个地球都在转,而且转得很快,一天四万公里,房子当然也要跟着转了,秦月芳大嫂都知道这个常识,这说明你的话讲得很对,没有喝多。”

“不行,我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今天不胜酒力。”

郑启明关心地问崔岭:“昨天晚上怎么没有休息好?是不是身上什么地方不舒服,我替你喝一杯吧!”

许长利拦住郑启明说:“郑秘书您不知道,崔副队长这几天正谈女朋友,这女孩子是北京的坐地户,人长得漂亮,家里也有钱。你们别看现在部队的士官在北京找女朋友很难,干部想找个条件好一点的女朋友相对比较容易。崔岭同志现在正交桃花运,对他来讲,天上不仅掉下来一个馅饼,还掉下一壶酒来,他‘嫁’到女朋友家里,净身入户就可以过有些人奋斗多少年才能过上的好日子。昨天晚上,他先是亲了女朋友一口,兴奋得前半夜没有睡着觉;后来蚊子又亲了他一口,他难受得后半夜没有睡着觉。”

崔岭对郑启明说:“郑秘书别

《北京的部队大院》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