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复仇的第100个道具》谜语大全及答案100个 㚻 复仇的第100个道具父子文

复仇的第100个道具

武侠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倒棱刺原创的武侠小说《复仇的第100个道具》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吴万年,花怜教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宋谷雨听着手下传来的消息,心不在焉地修着手指甲。 “这么说,吴少庄主已经快马加鞭地赶过来了?” 侍女道:“便是他运功飞来,也是断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01 00:07:2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倒棱刺原创的武侠小说《复仇的第100个道具》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吴万年,花怜教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宋谷雨听着手下传来的消息,心不在焉地修着手指甲。 “这么说,吴少庄主已经快马加鞭地赶过来了?” 侍女道:“便是他运功飞来,也是断

《复仇的第100个道具》免费试读

宋谷雨听着手下传来的消息,心不在焉地修着手指甲。

“这么说,吴少庄主已经快马加鞭地赶过来了?”

侍女道:“便是他运功飞来,也是断断赶不及的。咱们会宾楼的规矩便是如此,擂台上生死不论,但凭本事。”

宋谷雨满意地笑起来,刚开个弧度,猛地又珉起嘴角,“教主也知道了?”

侍女唯唯诺诺,不敢多说,小心翼翼地看一眼宋谷雨,还是硬着头皮道:“教主……很是生气。”

宋谷雨心虚地放下指甲锉,捏着手指头有点儿坐立难安,她自幼便是花怜教教主怜花抚养成人,对这个亦师亦父的长辈很是净重,以往不管在教内如何无法无天,只要教主发话,她定会收敛。这次私自出来寻仇,没敢声张,只说是想去江湖闯荡闯荡,且答应了绝不惹什么乱子,谁料不到月余竟上了会宾楼擂台……宋谷雨一想起这些糟心事儿都是谁推波助澜的,就气不打一处来,愤恨地一拍桌子,吼道:“那该死的陈阿三呢!蒸个蛋羹是要现杀只母鸡吗?!”

侍女不敢触霉头,赶紧派人去催,然而吴万年此时正端着一碗蛋羹站在门外,好巧不巧地听见了召唤。

低眉顺眼,金刚铁链叮当作响地走进去,亲手为宋谷雨送上了新鲜出炉的蒸蛋羹。

宋谷雨现在是看见他就来气,“若是这次再不合心意,你可知道后果?”

吴万年点点头,说实话他还真挺好奇那本鸳鸯刀法里记载的这道蒸蛋羹到底口感如何。宋谷雨打定主意若是再咸死人一定拔了他舌头,一开蒸笼,浓郁的香气扑面而来,水嫩嫩黄橙橙的蛋羹在碗中微微颤动,宋谷雨下意识地吹了吹热气,忍不住抓起勺子,舀了一口。

这是什么神仙味道?

这是蛋羹吗?

宋谷雨不敢置信地看看安静如鸡的吴万年和在旁边探头探脑的侍女,再次舀了一大口蛋羹。

天啊!这味道要怎么形容呢?好想咬掉自己的舌头啊!!!!

宋谷雨沉浸在蛋羹中无法自拔,直到吃光了整整一碗,胃里涨得难受,这才堪堪停下,扭头一看,侍女惊讶地大张着嘴,吴万年则有些得意地瞧着空了的碗,虽然整张脸死鱼似的没个表情,可那双眼睛倒是闪烁着好笑的光芒。

宋谷雨何其要面子,哪能被这两人笑,当即冷下脸来,刚想鸡蛋里挑点儿骨头出来,可反复想了半天,愣是没找出一点能指责的地方,把自己气个好歹。

“笑什么!”

吴万年叹道:“圣女好胃口。”

宋谷雨脸一红,怒道:“不要以为蒸个蛋就能讨好我了!”

吴万年:“不敢不敢。”

宋谷雨:“你那个亲亲婉儿小姐,明天还是要死在我手上!”

吴万年笑容一凝,恢复成死鱼样,淡淡地瞧了她一眼。这一眼可把宋谷雨看的难受起来,虽然说不上这眼神中包含了何种感情,但她愣是解读出了其中一种:威胁。

他在威胁我?!

一个没功夫没长相没身份不见光的东西,竟然敢威胁我花怜教堂堂圣女!

宋谷雨恼羞成怒,砸了空碗,拔剑抵在吴万年肩头,剑尖只离他咽喉寸远,怒道:“你现在断了心思,我饶你不死。”

吴万年冷冷淡淡地看着她,眼中毫无波澜,可宋谷雨竟又解读出了第二层含义:轻蔑。

轻蔑?他在看不起我?!

他一个要啥啥没有,打谁都不行的阶下囚,竟然看不起我?!

宋谷雨是真的怒了,带着不知名的心虚和恼火,执拗的性子让她当即生出了一剑捅穿这人的念头。侍女眼见不好,立时阻止,在宋谷雨耳边嘀咕几句,好容易让圣女收了剑,一脚将人踢出了门外。

这个陈阿三不但牵扯尚阳堡,自身还有很多疑点没有弄清,现在还担着圣女“面首”的角色,实在不适合在这里处决。宋谷雨虽霸道不讲理,但知道厉害,自然听了进去。

何况,宋谷雨并不是真的想杀他。只是见他一心一意地维护吴婉儿,甚至不顾对方是否领情,这种执着又火热的情感宋谷雨从未见过,也从未拥有过,她有些嫉妒,有些恼怒,甚至有些不忿。

“明天就是擂台之战,给我看好了他。”

“圣女放心,哑巴的武功在教中也是首屈一指,他定闹不出花样。”

宋谷雨看着一地碎碗渣,有些难受,但执拗地坐回去,也不叫人来收,愤恨地踢开脚边的一片儿,咬牙切齿,“明天我也不吃蛋羹了,让哑巴给我寸步不离地跟着他。等擂台结束,打晕了带回教中。”

侍女躬身退下,徒留宋谷雨一个人在房间里小声地骂骂咧咧。

吴万年揉着胸口回柴房躺着,心里憋着一口气。

系统:你何苦得罪她。

吴万年:她狠毒至此,竟一门心思地要婉儿死。

系统:现在你是鱼肉,她是刀俎。打不过人家就不要硬刚,你看看你现在,旧伤未愈又添新伤,何苦来的。话说,明天你到底怎么打算的?

吴万年翻个身,换个姿势揉胸口,半晌终于吐出一口淤血,抹了抹嘴角,冷笑道:“放心,我已经有了计划。”

次日,擂台之战如约而至,会宾楼人满为患,很多人听说花怜教圣女和未来的永泉山庄庄主夫人约战,都表现出极大的好奇心,他们不知从哪里听到什么版本的流言,把两女争一男的桥段夸大其词地说了又说,就好像圣女和吴婉儿为了少庄主争风吃醋的时候这些人都在现场看着似的,说得那叫一个有模有样:这边这个说少庄主风流倜傥,迷得圣女什么也不顾了,还养了个跟少庄主一模一样的面首,每天晚上都酱酱酿酿;那边那个说吴婉儿是个夏金桂,眼瞧着圣女跟少庄主勾勾搭搭,势必要亲自出口恶气。

吴万年锁在柴房一夜,自是听不见这些风言风语,他等了整整一夜,终于等到了重要的人——小二子。

吴万年:“我让你带的东西呢?”

小二子怕被哑巴听见,贴近了吴万年跟前儿道:“三哥放心,有小花帮忙,我一晚上就凑齐了。”

《复仇的第100个道具》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