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空间农女的小福运》随身空间小福女 直人 空间农女的小福运小说目录

空间农女的小福运

古代言情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冰凉红心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空间农女的小福运》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陈三,吉地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虽是清晨但幕下村的天空有些阴暗。 小平一听心里叫苦,露出了不敢的神态。 “主子~奴才我,我,我。” 陈三一见他站着不动,罗里吧嗦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08 00:07:5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冰凉红心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空间农女的小福运》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陈三,吉地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虽是清晨但幕下村的天空有些阴暗。 小平一听心里叫苦,露出了不敢的神态。 “主子~奴才我,我,我。” 陈三一见他站着不动,罗里吧嗦

《空间农女的小福运》免费试读

虽是清晨但幕下村的天空有些阴暗。

小平一听心里叫苦,露出了不敢的神态。

“主子~奴才我,我,我。”

陈三一见他站着不动,罗里吧嗦,冷道“难道你还要我动手吗?”

苏果果一看陈三为难小平,她不想别人因为她而受过,被责骂,急忙抱着橘橘起身,拄拐,离开了饭桌,冷道“陈公子,走,我回家。”

苏果果抱着橘橘离开了老酒馆。

幕下村的街道十分清冷,冷空气中都是中药的味道。

雄壮的一匹马,拴着马车立在酒馆的门外。

苏果果费劲的走到了马车下,回首对立在门口发呆的陈三主仆道“谁来帮我一下”

陈三叫小平过去,扶着苏果果上了马车。

陈三这才吩咐小平道“快马加鞭,务必要赶在下雪之前送回府。”

“晓得,主子。”

苏果果掀开了车帘,冷道“回什么府,我说回家。白石村,苏家。”

小平拿着马鞭,尴尬的站立。

陈三叫小平一边去,脸上带着怒色对苏果果道“你回家?你确定?”

苏果果点头道“确定。”

陈三刚要开口,忽然听见身后有人喊叫。

“东家,东家。”

纪均小跑来到,喘着粗气,抱拳道“小的刚才又查看了一下幕下村周围的风水,之前的办法怕是行不通。风过敌国,必须要经过关隘,如此,守关的兵士们可就完了。”

苏果果一听急忙言道“看来还得我亲自出马。陈公子,老叔,你们上车,咱们在附近绕一圈看看。”

陈三心里莫名火起,有心要苏果果别管闲事,可是她一走,凭着这个纪均,他心里可真是没底。

“你把你主意说出来。”

苏果果撇嘴道“这个办法可不是我哥的主意哦。是我的主意,我必须要实地考察一番差能最后下定论。”

陈三怒道“这里的雪都带着杀气,会冻死你的,你怎么就不明白!”

“我明白!可是为了将士们,为了百姓,我必须要留下。”

苏果果嗓门很大,吸引了周围的村民拎着刀剑在门口查看。

陈三愣了。

良久之后,陈三叹了口气道“既然你执意如此,我只能答应你,如果你死了,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家人。”

苏果果笑道“如此,我死也瞑目了。”

马车跑跑,围着幕下村周围跑了一圈。天空忽然有些晴朗。

苏果果心里还真有个想法,但她对于风水,就和自己的中医专业差不多,半吊子,一知半解,说懂,不全懂,说不懂,又懂一些。

苏果果就问纪均道“老叔,吉地凶葬的格局你可知道?”

“知道。有句话说得好,坟前两座山,坟后一棵树。”

苏果果一听,还真有这个说法,不觉心里惊喜,对陈三道“陈公子,哥哥曾经教过我风水的知识,我记着有这么个格局,就和幕下村的格局一样。”

陈三淡道“吉地凶葬?”

“小平停车。”

苏果果拄拐瞧着抱着苏橘橘的陈三,抬手指着幕下村后的一左一右两座山脉,扭扭的好似龙蛇。

“后村开门改前村。你们看,这两座山,好似龙蛇,不正应了那句话?”

纪均瞧着苏果果看自己,心合计别说,他哥哥本事真不小,简直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啊。纪均忙道“确实。山如蛇,正应了坟前双蛇缠绕的那句话。”

苏果果笑道,指着身后道“故而,我们只要找到门后那一柱擎天的方位,就可以形成吉地凶葬了。”

陈三听不懂,瞧纪均。

纪均急忙道“吉地凶葬,巧在尸气凝聚不散,是古人养尸的方法。虽然这个方法可以控制住气,但是~这幕下村就彻底变成一座鬼村了。弄不好还会闹僵尸。”

晴朗的天空眨眼间暗淡,雪,簌簌的飘落下来。

纪均和苏果果都是不以为然,但陈三和小平脸色变了。陈三像苏果果投去了无奈的目光,忽然抬起手,接着雪花道“死神来了。”

苏果果举手接着雪花,不以为然的道“不就是雪嘛。还死神。”

陈三瞧着雪居然比每年提早了半日,心里越发的担忧起来,上一次的经历还历历在目。

陈三想到此,对纪均道“什么吉地凶葬的,抓紧做吧。务必要在天黑之前完成,否则明日,我们全都出不了门了。”

“是。”

小平也去帮忙。这附近有个军营,他俩去那借兵去了,当然是用的陈三的赈灾协助使的腰牌。

陈三扶着苏果果上马车,眼见雪花飘飘,陈三瞧着车厢里的苏果果还逗着苏橘橘,一点危机感没有,不觉冷道“我发现你是真的不怕死。”

苏果果抬眼,笑道“不是不怕死。我怕死。”

“那你。”陈三迟疑不语。

苏果果也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她觉得昨晚给他的暗示已经够多了。

陈三犹豫良久,到底还是没有问她。

要死也死在一起。

陈三合计一下,把帘子撂下。他赶着马车,往幕下村的方向走。

陈三越想越想笑,不觉真的笑出声来。

苏果果撩开帘子皱巴巴眉头问道“你笑啥呢?”

“高兴,自然就笑了。”

“你为啥高兴?”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苏果果皱巴巴眉头撂下帘子,在车里怒道“不说就不说。我还懒得听呢。”

回到了老酒馆的门口。

地上雪不多,可气温出奇的冷。苏果果一下车,冻得牙齿打架。

陈三一看,笑道“过瘾不?”

苏果果装出没事的样子,手指着天道“过瘾啊。老天爷,在多下点雪,在冷一些吧。”

二人回到了老酒馆。

只觉得好像地窖一般,冷的叫人感觉前胸贴着后背。

苏果果努力装出若无其事的模样,拄着拐往楼上走。

她还是忍不住缩在被窝里问道“陈公子,都是东北,为啥这里这么冷啊?”

陈三生着火炭,撇了一眼苏果果道“这会知道冷了?告诉你回府,你偏不回去。”

“那现在回去也不迟啊。你和我一起回去。”

陈三叹了口气道“晚了。我们现在谁也走不了了,只能等到雪停了,我们如果到时候还活着的话。”

《空间农女的小福运》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