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有印凉聘》有印凉聘小说 BL 有印凉聘YAOI

有印凉聘

古代言情连载中

火爆新书《有印凉聘》是恰似温水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秦保,杨万,书中主要讲述了: 因怀有私心,罗七并无半点隐瞒,甚至还添油加醋了一番,直看到眼前这个“白管事”面色已经快挂不住了才作罢,而被打发走后,他在斐搁院受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27 00:06:5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有印凉聘》是恰似温水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秦保,杨万,书中主要讲述了: 因怀有私心,罗七并无半点隐瞒,甚至还添油加醋了一番,直看到眼前这个“白管事”面色已经快挂不住了才作罢,而被打发走后,他在斐搁院受

《有印凉聘》免费试读

因怀有私心,罗七并无半点隐瞒,甚至还添油加醋了一番,直看到眼前这个“白管事”面色已经快挂不住了才作罢,而被打发走后,他在斐搁院受的那口闷气也终于吐出来了。

白荼看着运工走进刻坊,拉着的脸突然转晴,他一边原路返回一边感慨,果然人多是非就多,只能说,能在王府当差的,都不简单呐。

再说罗七,回坊后很快又推了一箱书往斐搁院去,并将被白荼拿走的那两册书也带上了。

点数的时候,他见杨管事脸色不大好,猜测是还在惦记刚才的事,便将那两册书取出,讨好道:“杨管事,小的回去的路上,白管事将书还给小的了。”

“白管事?”杨万有想了想,没忆起府内姓白的管事,心道恐怕是哪个不长眼的小管事,便露出几分讥笑来:“那他说了些什么?”

罗七怯怯的看了杨万有一眼,欲言又止。

看来不是什么好话了,杨万有冷笑道:“不过是个不起眼的小人物罢了,你只管说,我倒想听听他能说出个什么名堂来。”

“他…..他说,说书品下乘,说杨管事办事不利,说在王爷面前,永远……永远…….”

杨万有面色已经难看至极:“永远什么?”

罗七抿了抿嘴,小声了些:“永远会压过您一头。”

“哼!”杨万有气的拍箱子,好歹他也是个二等管事,这府里当差的,除了几个一等管事,谁见着他没有几分恭敬的。

区区一个末等小管事,竟也敢如此猖狂嚼他的不是,这样的人,若是不给他点颜色瞧瞧,他还真以为自己能翻出天来。

罗七见火候差不多了,便恭敬的告退离去。

杨万有没心情做事,他现在只想把那姓白的揪出来,可他问了一圈也没人听说过这个姓的,他觉得奇怪,便去找秦保。

秦保虽不过四十多岁,却是王府的大总管,看着身形圆润笑容可亲,然所有管事及大小事宜都归他管,且做起事来也是雷霆手段。

不过令杨万有没想到的是,秦保竟也没听说这么个人。

他将事情前因后果说了一遍,秦保却越听越觉得怪哉,先将罗七叫来问了一番,又顺藤摸瓜的查下去,最后竟发现,府内根本没有这号人。

然更令人震惊的是,这凭空出现的神秘人,竟在王府如在自家一般畅通无阻,从后院到前院,竟没让一人起疑。

秦保将所涉之人都问了一遍,足有七八个,无一不说“是一位翩翩公子,看着着实不像坏人”。他实在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哭,堂堂凉王府,竟被人这样堂而皇之的闯进来,说出去只怕都没人信,若是王爷怪罪下来……秦保不敢多想。

其实这事,也不全怪后院疏忽,毕竟自两年前凉王府送出十多具擅闯者的尸体入京后,府内就再也没出现过私闯,何况那人在院内行动自如,就更难引人怀疑了。

所谓灯下黑,有时候,越是戒备森严,就越容易忽略眼下,总之,种种原因加起来,也难怪那人能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来了又走。

可此事非同小可啊,秦保不敢隐瞒不报,遂一面命人在府中搜查擅闯者踪迹,一面亲自去报给铜雀。

铜雀乃是王府仪卫司仪卫正,亦是凉王身边最得力的贴身护卫,若是小事,秦保也不敢去打扰,可今日这事,放在眼下这个节骨眼上,却是严重非常。

承心殿,着黑衣劲装一身刚正之气的铜雀大步而入,“王爷,有人擅闯,人应当还在府内,现左千户指挥使已带人在府内搜查。”

端坐于案前的华服男子一手执笔一手拿卷,翼善冠下珠玉形貌,神姿高彻如瑶林琼树,一如世人传:

陈凉王也,轩轩如朝霞举,灼灼其华,时出,满靖皆暗。

然俊美形貌却冷峻如电,令人无端心生敬畏。

铜雀沉默反省,他虽处仪卫司,但也是王府护卫之一,这事虽有护卫司守卫不力之责,可他也不能全置身事外。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殿上之人声音低沉而冷冽,半点容不得质疑。

铜雀沉声应是,又于袖中取出一纸呈上:“白明坊印昨夜散出,今日在坊间流传,这次说的是邵县县令侯蔡文强抢民女之恶行。”

殿上男子目光落于纸上,漫不经心道:“既有冤情,何不喊冤?”

铜雀微一沉吟,旋即颔首:“属下明白。”

秦保正不安的等着,见铜雀出来,赶紧凑上去巴巴的望着。

铜雀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王爷暂不追究,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秦保大松一口气,叹道:“此人善伪装,内廷那边奴才去找高嬷嬷,定将三宫婢女都审一遍。”

铜雀也不理会,嗯了一声抬腿就走。

高嬷嬷被人从床上唤醒,一听有人勾结府内婢女私闯王府,又气又急,忙敲锣打鼓的将内廷婢女全叫出屋审问。

白荼正在往厨房方向去,忽听四面躁声起,整个凉王府像是突然被惊醒的雄狮一般,他做贼心虚的加快脚步,来到停放推车的墙角,却不见推车。

“抓刺客…...”

突然而起的呐喊声由远及近传了过来,白荼心里越发着急,便顾不得推车而直奔后门。

还有牌令在,应该不会出问题。

他在心中安慰自己,可到了后门不远处,看着门口比之前多了三倍不止的守卫,白荼顿如霜打的茄子。

这样的情况,就算他有街道司的牌令,也难保不会被留下盘问一番,何况他现在找不到泔水车,无论找什么借口,在整个王府戒备的时候都会令人生疑。

白荼四下看了一圈,到处都可见火光点点,此时此刻他才方觉,自己真的太鲁莽了,到底是王府,就算一时疏忽让他钻了空子,可一旦全府戒备,他就真如瓮中鳖一样无处可逃。

大门走不了,白荼只能将目光放在近一丈高的围墙上,他选了个较黑的方向潜过去,不管怎么说,先出了这道墙才是要紧。

可没等他走出几步,背后火光就越来越亮,突然有人从背后方向呵斥“什么人”。白荼惊得心直接跳到嗓子眼,他哪儿敢回头,拔腿就往墙边跑。

“刺客找到了……在这边。”

“追……”

后面是什么情形白荼已经顾不得了,他咬着唇拼命往前跑,借着这股冲劲,一个猛窜就踩上了小半个墙,借力双手抓住墙头,双脚用力蹬着墙面往上蹭。

此时白荼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求生的本能让他浑身血液直冲头顶,动作也比寻常快猛多了。

可就在他半个身子已经探出墙头的时候,小腿突如其来的刺痛令他瞬间失力。

白荼想也未想,直接一个倒栽葱往墙外一翻,砰地一声,直挺挺的摔在了墙外地上。

“快追,我刺到他了。”墙内的声音渐远,白荼浑身骨头如散架了一般,大脑嗡嗡作响,好一会儿才拾回神志,他顾不得小腿的剧痛,一翻身爬起来就往前跑。

《有印凉聘》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