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番茄女》番茄 妖孽受 番茄女无广告

番茄女

浪漫青春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番茄女》的小说,是作者芊芊菀茉创作的浪漫青春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清晨五点白芷就起床,她只有一天假,她不想请假,请了假就拿不到全勤奖。 她在赶往礼安镇第一班车,她不做汽车了。 后来她发现有火车,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29 12:05:3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番茄女》的小说,是作者芊芊菀茉创作的浪漫青春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清晨五点白芷就起床,她只有一天假,她不想请假,请了假就拿不到全勤奖。 她在赶往礼安镇第一班车,她不做汽车了。 后来她发现有火车,

《番茄女》免费试读

清晨五点白芷就起床,她只有一天假,她不想请假,请了假就拿不到全勤奖。

她在赶往礼安镇第一班车,她不做汽车了。

后来她发现有火车,改做最便宜最早那班火车票才十六块五角,只是到了武胜火车站还要转一次汽车才到礼安镇。

火车一个多小时左右就到站,武胜站是个新添的小火车站,人流非常少也是最干净的。

铁路对边有几户农家,开了春的季节。

田间的油菜花一大片一大片地开放,金黄色染尽整个火车站。

叶子油绿,黄花一朵朵,蝴蝶,蜜蜂围着团团飞,一群年轻人闲暇的在晒太阳拍美照。

小镇上外出打工的人已经走了一批又一批,留在小镇上的还是女人们和孩子。

被外出打工回来的丈夫滋润过的女人好像没有满足感。

一个个看起来那种难以形容的渴望在肢体上晕晕乎乎,似乎要开始一场又一场的偷情欲望。

白芷还是面无表情的从那些女人旁经过,她觉得步子不够快,就跑起来。

麻将馆依然只有俩桌,一桌还是舒儿爷爷凑着斗地主。

白芷上了楼,见舒儿自个在地上玩些菜叶子自己也嘀嘀咕咕说着话。

白芷叫着舒儿俩声,舒儿见到她妈妈又高兴又跳的往她身上靠。

她拿着自己窜起来的菜叶给她妈妈看,说像不像项链,要送给她妈妈让戴上脖子。

“妈妈,我回来了。”

白芷叫着舒儿奶奶,舒儿奶奶和红妹子在一旁聊,又聊到罗银,说罗银跟了一个摩托车载客的好上。

白芷要去厨房倒开水喝,从红妹子的身旁走过。

白芷还是和她点了点头,红妹子说:“把头发剪啦,看起来更年轻漂亮了。”

她摸摸自己的头发说:“干妈,我也去剪一个你媳妇这样的发型,不知道适不适合我。”

“喜欢就去剪,人长得好看怎么打扮都好看。”舒儿奶奶对着红妹子说。

白芷的手机响了……她走进卧室接电话。

“喂,阿姐。”

“身体好点了没?阿弟。”

“没有,还是动一下就很痛,我女朋友妈妈说有一家按摩店效果很好,就是还差钱。”

“我也不好意思花女朋友的钱,爸爸对人态度也不好,她妈妈很不满意。”

“要多少钱按摩。”

“不知道,这一个一个疗程,不知道什么时候好得了。”

“我知道了,你自己要勇敢要坚持,没有什么过不去的。”

“阿姐,道理我都懂就是没有钱,你今天能把钱给我转过来吗?”

“好的,我知道了只是我能转给你的钱也不多,我也有我的难处。”

“你有什么难处,你不知道我过的什么日子。”

“先这样吧,空了给你转过去。”白芷听了他弟弟话,不想讲下去了。

原以为一切都慢慢好起来了,她可以接舒儿在身边了,身上交完房租还有三千多点勉强可以给舒儿找一家便宜的托儿所。

可是弟弟的一个电话让她身体每个神经瞬间好像瘫痪一样,一点也不想动。

她眼望着房顶可以看出裂痕,下雨天时舒儿睡的房里都会滴水,墙壁潮湿左一处右一处在发霉。

礼安镇三排的楼房就她们家的房子最不堪入目,其他家虽然也旧,但也会简单重新修一下。

“妈妈,你不开心吗?妈妈我告诉你,生气汤可不好喝哦,你以后要开心好不好?”

舒儿见她妈妈不开心,她看的故事书会用自己组织的语言说在生活上。

看到草舒儿会说草芽尖尖,看到柳树会冒出一句“羌笛何须怨杨柳”。

还经常说每个人脑子里有七个小精灵,说有一个是火爆小精灵,是它在捣乱让人不高兴。

“妈妈,我带你去个地方,不要跟奶奶说。”

舒儿拉着她妈妈轻脚的上楼顶,舒儿奶奶和红妹子聊得尽兴,见白芷回来她就没有太注意起舒儿。

“就是这妈妈,我可喜欢一个人在这玩,奶奶去喊人打牌的时候,奶奶让我自己在家玩,我不喜欢在屋里太不好玩了,我就一个人跑上来。听到奶奶叫我,我就跑下去了。”舒儿讲得很开心,这里成了她童年的游乐园。

“在这好危险,你一个人,在这玩什么?”

白芷听得心惊胆战,担心舒儿会爬上围墙一不小心掉下去。

“妈妈,你看我在玩泥巴人。”

白芷站在楼顶上,把礼安镇看得更仔细了,也和舒儿一样发现这是一个美和清净的地方。

各家在楼顶台上搭出几根竹竿,凉起一排排洗干净的衣服,舒儿奶奶还在上面放着俩盆葱蒜,一盆芦荟,一盆栀子花。

还在墙一角堆了几十年前没有用完的瓦片,盖着褴褛的麻袋。

舒儿奶奶和很多人家一样在楼顶晒萝卜干,晒贡菜,阳光足通风透气晒起来也干净。

白芷站在楼顶远远望去,那条河弯弯曲曲的,可以看到渔民在撒网,那小木船上还有铁锅冒着烟。

河的一处还有小沙滩很小,和白芷家乡海边的沙滩不一样。

在河水上滚来滚去,小沙滩又不见了。

河的对岸周围翠绿的群山映衬下,几户农家像哪个朝代穿越过来一样。

田野是那么宁静而安详,一大片一大片油菜花的长得细细长长的,和火车站一样油菜花全开了美极了。

仿佛在说着悄悄话,风一吹似乎和白芷在招手。

往楼下看,有一个小老头挑着一担水,镇上停水他挑着水卖,两桶水五元钱,这老头是个光棍一辈子没有出过镇。

也因为很多人还是喜欢吃井水,煮饭用井水,其它用途都是用自来水。

白芷听着楼下隔壁药店几个女人谈着什么,隔壁家是个小诊所,别看这么一家小小不起眼诊所,赚了不少钱。

诊所的主人是一对夫妻男人叫何三,女人叫春花。

因为男人只读了初中没有选择外出,后来当兵去了在部队诊所部待了两年,就回来开了家诊所,春花是他姐姐从外地介绍过来给何三当媳妇的。

他也教了她媳妇打针,挂水,配药。

于是夫妻俩各守一个店,春花守着礼安镇的,何三在另一个大的镇上又开一家。

这些年下来,他们夫妻赚得比外在打拼好多人还好,重庆市区买了房子,车子也换了一辆。

他们有两个女儿,都读高中了,日子过得也平淡幸福。

春花也喜欢和街上的女人一起聊这样聊那样,她家门口也没有断过女人堆。

“妈妈,你在看什么?”舒儿自个玩了许久。

“妈妈看美丽的风景。”

“妈妈,我也要看,你抱我看好不好。”舒儿伸出双手要抱抱。

“舒儿,妈妈又要让你失望了,不好意思你还是要在奶奶家,在奶奶这读书。”

白芷抱起舒儿,和她用大人的方式沟通。

“嗯,我想一下……”舒儿此时动作也像大人一样纠结。她问:“爸爸和妈妈是不是结婚了?为什么不在一起了?”

“为什么这么问妈妈?”

“我在电视上看的,男人都要找到一个女人结婚的。”

白芷想,她和舒儿在熬半年,她现在已经跟上节凑在努力往上走。

白芷又往下看,一个熟悉的背影还是光头,她确定那就是龙儿。龙儿牵着她女儿在街上玩起。

“杨梦溪,杨梦溪。”舒儿叫着龙儿的女儿。

当龙儿要往上看,白芷按下舒儿头蹲着,这样躲着他,他就会看不见她?

她不想看见他,在礼安镇上更不想见到他,不想听那些是是非非。

他知道她正在上面,和他一样陪着女儿。

白芷下了楼进了家,红妹子已经走了,舒儿奶奶在数着一堆零钱,好几天的牌钱,全是一元五元旧旧脏脏的散钱。

“还没有煮饭呢?妈妈。”白芷问了一句。

“还没有,吃什么呢?”舒儿奶奶边数着钱边说。

白芷知道每次回家非得等她煮好饭,才能有饭吃,问舒儿奶奶做饭的事等于白问。

她开了冰箱看有啥菜就做啥菜。

她拿着第二层的一块豆腐,手指沾得粘粘的,还有一股味道。

她又拿了其它菜,发现都是放了些日子的,两节莴笋也变色,敲开了一个鸡蛋在碗里,蛋黄都臭了。

她实在担忧舒儿,没有给她一个快乐童年,连最基本吃饭都是问题,这舒儿奶奶怎么懒成这样。

她叫着舒儿奶奶:“妈妈,你是不是都不炒菜,冰箱里的菜都坏了,大人吃了没事也要考虑一下孩子。”

“这叫坏了吗?我们一辈子都是这么吃过来的,身体好得很。”

舒儿***很多想法让人无法理解,对的她非得说是错的,错的非得说成是对的。

白芷脱下又厚又大的黑外套,把冰箱里的菜全部拿出来,又把插头拨了,端了一盆干净水,用抹布把冰箱里里外外擦得像七成新的一样。

撸起袖子继续整理要和不要的菜,一股令她恶心的气味。

她把不要的菜往垃圾一扔,舒儿奶奶又立马捡起来,说不是这样浪费的。

白芷对着舒儿奶奶说:“你们可以吃,但不能给舒儿吃。”舒儿奶奶不讲话了。

她把要的豆芽,油麦菜洗了几遍,往锅里一炒,吃完了饭,她抱了抱舒儿说:“妈妈去上班了,舒儿要在家乖乖的。”

“孩子马上开学了,怎么打算的。”舒儿奶奶问了一句,舒儿爷爷每次都是在一旁不说话。

“先在家里读,我钱不多,等一下在街上的农村银行取一千留下,下个月发了工资我在拿钱回家。”说完白芷牵着舒儿往银行去取钱。

不舍得卡里的那么一点钱东一点西一点又没有了……

为了给她弟弟打钱,还得牺牲自个孩子放在家里,还要通过她,麻烦她小姨帮忙照顾她弟弟。

取了钱,路过小诊所,见春花和三个女人在说她什么。

两女人坐在长竹板凳上,眼睛往外看,一个坐在单只椅

《番茄女》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