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良人遮》良人遮这首歌表达了什么意思 平胸小受文 良人遮MB

良人遮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叫须卜,阿络的小说是《良人遮》,它的作者是望庭予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这位将士正是边关守将姚起的那个护卫,也是那个在药铺调戏阿络药的那个人。 当阿络药只为姚起一人服务时,那个护卫的好日子也到头了。从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07 06:04:1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须卜,阿络的小说是《良人遮》,它的作者是望庭予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这位将士正是边关守将姚起的那个护卫,也是那个在药铺调戏阿络药的那个人。 当阿络药只为姚起一人服务时,那个护卫的好日子也到头了。从

《良人遮》免费试读

这位将士正是边关守将姚起的那个护卫,也是那个在药铺调戏阿络药的那个人。

当阿络药只为姚起一人服务时,那个护卫的好日子也到头了。从一个姚起面前的红人瞬间被打回了原形,成为了一个一文不名的小喽啰。

按说,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是根本就没有资格和须卜兴德坐在一起谈天说地的。但事在人为,这恰恰是有人故意让他出现在须卜兴德的面前,为的就是让他告姚起的黑状。

所以,姚起从前的那名护卫在叙述完了姚起沉迷女色的事情后,又义愤填膺地道:“我们这些人在战场上出生入死,拼死拼活的,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搏一个好前程吗?他倒好,什么好的事情都成了他的功劳,出了纰漏却让我们去背黑锅。这完全就是不把我们这些人当人看啊!他也不想想,要没有我们为他冲锋陷阵,哪来的他今天的排场…………”

这个护卫的这些话才是那个幕后主使人想让世子须卜兴德听到的。但令他没有想到是,须卜兴德却把重点放在了那名护卫的前半部分话语上。不过也没关系,他的苦心并没有白费,他的最终目的还是达到了。须卜兴德如他预料的那样,将姚起置于了死地。只不过不是因为军饷的问题,而是因为女人的问题。

须卜兴德不明白,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竟能让男人们为她如此着迷。当然,须卜兴德可不会像那个人一样,只会傻傻地躲在一旁怨天尤人。

为了解开自己的困惑,须卜兴德很快便出现在了美人村那装扮得富丽堂皇的厅堂里。

自己国家未来的国君居然来到了自己的寒舍,这怎能不让喜娘激动。别说他是想见一见阿络药,他就是想见一见那天上的嫦娥,估计喜娘都会搜肠刮肚地让须卜兴德如愿的。

在喜娘的威逼利诱下,阿络药极不情愿地接待了须卜兴德。

阿络药做梦都不会想到,她的命运会因为这个异族的年轻人再一次地发生了巨变。

须卜兴德在看到阿络药的第一眼时,便被阿络药深深地给迷住了。

但是,须卜兴德的迷恋却与那些人仰慕阿络药的男人们有着本质上的不同。须卜兴德的这种迷恋,带着三分的欣赏,三分的爱慕,剩下的便是对阿络药发自内心的心疼。

那天,阿络药身着一条杏黄的底色,上面点缀着许多墨绿色蝴蝶的轻纱半袖衫,下着一条同色的灯笼裤。阿络药那小麦色的肌肤在轻纱下若隐若现。虽然是早春季节,但这里的姑娘一年四季都生活在夏天里。即使,心情没有生活在夏天里,但衣着必须向夏衣看齐,以轻薄透为主。要不然,她们靠什么来引诱那些男人们啊!

当须卜兴德推门而进的时候,阿络药正赤着脚站在铺着绒毯的地上,在窗前的一株茶花前专注地擦拭着那上面的一片片绿叶。连须卜兴德进来了,她都视而不见。

跟在须卜兴德身后的喜娘立刻陪着笑脸就向须卜兴德解释了起来。

“姑娘大病初愈,身子还没有好利落,心情难免有些低落,还望世子殿下海涵。”说完,喜娘就要上前教训阿络药几句。

“喜嬷嬷,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你先下去吧。”须卜兴德向喜娘挥挥手,语气里听不出喜怒。

喜娘有心想给阿络药提个醒,可那位根本就不看她,无奈,喜娘只好苦着脸退了出去。只在心里祈求菩萨保佑,不要让那位姑奶奶出什么幺蛾子,顺顺溜溜地将北姜国的世子爷打发走为好。

喜娘走后,须卜兴德环顾了一下阿络药居所的陈设:紫檀木的圆桌上摆放着一套精致的茶具,为了应景,还摆放着几样看上去就让人有食欲的可口吃食…………

须卜兴德在扫视完了屋内的布局后,眼光又转回到了阿络药的身上,他盯着阿络药那纤细的脚踝愣了会神。

如今只是早春时节,更何况,她还大开着窗户,她这样站着不冷吗?从她脚上的肤色看来,她应该也很冷的。

是否,她从前在她们的国都,都一直是这样赤着足的?这也许脚上习惯使然吧。还是,她在以这种方式,缅怀着自己的过去…………

就在须卜兴德自顾自地神游太虚的时候,阿络药“阿嚏”一声,又把须卜兴德拉了回来。

“姑娘很喜欢茶花吗?”须卜兴德走上前,将支开的窗棂轻轻地合了起来后,才转头向阿络药搭讪地问道。

须卜兴德一系列的动作做的是那样的妥帖自然,这让阿络药生出了一种似是故人来的错觉。

因此,阿络药在怔忪了一会后,才如梦初醒般地丢开了擦花的手绢,直视着须卜兴德道:“说不上。只是羡慕它开得热情奔放。”

“姑娘哪需要羡慕它啊!姑娘你可比这茶花不知道要娇艳多少倍。难怪那些人提起姑娘来,都是一副身不能至而心向往之的模样。”须卜兴德说着,一只手还状似无意地在一朵茶花上掠过。

“看来世子殿下是特地前来替那些人圆心愿的了。”阿络药语带嘲讽地。

“不。”须卜兴德看着阿络药,露出了一口好看的牙,“本王只是来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罢了。至于其他的,本王并没有多少兴趣。”

“想比世子殿下现在已经不好奇了吧。”阿络药委婉地下起了逐客令。

“哪里。”须卜兴德笑着坐到了屋子中央的一张圆桌前,并顺便夹起了一块点心丢进了自己的嘴里。

“才刚刚开始好不好。”须卜兴德慢条斯理地咀嚼着。说完他看着自己对面的,向阿络药努了努嘴。

阿络药面无表情地走过来,并顺手拿起了桌上那个淡青色描着荷叶图的小巧茶壶,就要给须卜兴德斟茶。

阿络药做的是那样的自然娴熟,但却刺痛了须卜兴德。

这个曾经贵为公主的女人,从前不知道被多少的奴仆前呼后拥着,如今,居然沦落到了倚欢卖笑,仰人鼻息的地步。当她试着学习这些东西并照着做的时候,心里一定是在滴血吧。

《良人遮》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