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缘碎机缘》机缘的缘形近字组词 免费阅读 缘碎机缘小顶

缘碎机缘

短篇连载中

经典小说《缘碎机缘》由肠在蠕动的猪所编写的短篇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朱革,宗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嘣”,青巅桌子上的刚刚用来喝醒酒茶的杯子凭空碎裂,碎片没有向四处飞溅,而是变成了粉末,堆积在了桌子上。 青巅眯着眼对着朱讽皮笑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01 18:02:5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缘碎机缘》由肠在蠕动的猪所编写的短篇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朱革,宗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嘣”,青巅桌子上的刚刚用来喝醒酒茶的杯子凭空碎裂,碎片没有向四处飞溅,而是变成了粉末,堆积在了桌子上。 青巅眯着眼对着朱讽皮笑

《缘碎机缘》免费试读

“嘣”,青巅桌子上的刚刚用来喝醒酒茶的杯子凭空碎裂,碎片没有向四处飞溅,而是变成了粉末,堆积在了桌子上。

青巅眯着眼对着朱讽皮笑肉不笑道:“师弟刚刚说了什么,我年纪也大了,耳朵不是很好使。”

朱讽眼角余光瞟到青巅青筋暴露的双手,一看就是双臂使劲了,装傻道:“啊,我有说什么吗,唉,师兄,都怪我,我年纪大了容易说胡话,记性也差,如果刚刚有说什么,全当笑话,全当笑话。”

青巅看着朱讽一副装傻的样子,心头悲愤,这师弟言语刺激他不是一次两次了,可事后都装傻充愣,自己又答应过师傅要好好照顾他,只能忍着,就像拳头打在棉花上,有气无处撒,只能在心头默念要冷静,要冷静,压下心头怒火,冷着脸和朱讽继续刚刚关于执言的话题。

“这个记名弟子有点特殊,我先跟你把他的来历解释一下……”

从在小吃摊遇到开始,期间的酒桌看赛,打赌,以及到最后的树下对话,青巅娓娓道来,将执言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给了朱讽。

然后询问朱讽道:“师弟,从他的来历来看,你心里也应该有计较了,我把他交给你,你还是会坚持当初的看法吗?”

“师兄,你可别埋汰我了,现在做宗主的是你,既然你都决定了,问我做什么,如果我能做决定,当初早就做了。”

朱讽并没有理会青巅的问题,而是取笑起了青巅来,可从他的笑容里却感觉到了一丝自嘲的味道。

看着朱讽笑容里掩藏的自嘲,青巅觉得不是滋味,这么多年了,师弟没从那件事里走出来,他也同样没走出来,而这也影响到了他对执言问题的态度,与其说他提供给了执言很多帮助,倒不如说他是在弥补曾经的事,因为从执言说出他的来历时,青巅心里就有一丝念头闪过,只是青巅不愿相信,选择用远古神族的遗迹这种可能性极低的情况来自我欺骗,可当他目送执言离开还是念出了那个名字。

登封,一个在青山殿甚至整个修炼界都被禁止提起的名字,可他却是青巅和朱讽曾经最敬爱的大师兄。

青巅记得,自己十岁被在外云游的师傅带回山门,他在山门外见到了来恭迎师傅的大师兄登封,年龄十五,脸庞线条流畅坚毅,样貌干净耐看,给人一种十足的信任感,而在这张脸上有这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睛,在阳光映射下却又璀璨如星河,和他对视仿佛在窥探这星空奥妙,让人产生想要去探索了解的神秘感。也是从见面那一刻起,青巅就意识到像大师兄这样的人,天生就适合当领导者。

师傅将青巅交给登封,就去忙事情了,登封很开朗,一下就和年幼紧张的青巅混熟了,在回去师傅住处的路上,远处就听见师傅的吼声,朱讽你给我站住。

这时青巅看见一个样貌稚嫩,年纪似乎和自己相仿的少年向着自己和大师兄跑来,他熟练的躲在大师兄身后,向着后面满脸怒色的师傅吐着舌头,这个少年就是朱讽,师傅唯一的儿子,大师兄满脸无奈,师傅在外云游,朱讽就很爱惹祸,他只能做和事佬,这么多年,他几乎把每个长老那都踏遍了,这次师傅回来,登封想终于解脱了,可以不用再拉长脸皮去做这种事了,结果却还是老样子。

唉,登封叹了口气,想着自己天生保姆命,开始解决问题了,他先用眼神暗示青巅先把朱讽带走,然后在脑海里整理好词组,配合他的眼神和面部表情帮朱讽向师傅解释。

青巅和朱讽走在一起,不知道该说什么,朱讽一脸生人勿近的气场,因为夜色已晚,匹配战即将开始,青山殿每处路又都直通广场,所以青巅发现路边的弟子多了起来,只是他们见到朱讽都在指指点点,窃窃私语,朱讽没有在意,自顾自向前走去,青巅不放心朱讽也只好跟着,忽然一个胖胖的身影挡在了青巅和朱讽面前。

周围的弟子见来人,都拉开了距离,惹不起,这小胖子是殿内大长老最疼爱的孙子,平时借着大长老的威风在殿内耀武扬威惯了,只是上一次碰见朱讽,被朱讽狠狠修理了一顿,然后被大长老关了禁闭,与其说是惩罚他,不如说是保护,朱讽的记仇在殿内可是出了名的,可这小胖子那受过这个气,发誓一定要把场子找回来,这不一结束禁闭就来堵朱讽了。

朱讽玩味地打量着挡在前面一脸咬牙切齿的小胖子,青巅在旁紧张的要死,尤其是看见小胖子身后两个十五六岁却有中级弟子着装的壮实男子,青巅压力很大呀,刚刚走的时候大师兄暗中托付他一定要看好朱讽,不要惹事,可这伙真的是个灾星,这么一点都不消停呢,那边惹师傅不高兴就算了,这边又要搞一出斗殴。

青巅只好硬着头皮站在朱讽前面,用不太壮实的背部将朱讽完全挡在身后,这一幕让朱讽的眼光一闪,心里也有了一丝暖意,这时小胖子出言嘲讽道:“这么了朱讽,你不是很有种的吗,居然要这么一个低级弟子保护,看衣服装饰居然还是个普通弟子,你什么时候这么掉价了,不过想想你就是个野种,跟你那个短命老娘一样,这样才符合吗。”

青巅眉头和绝大多数路人一样皱起,这个小胖子的话太恶毒了,恶毒的就像市井里的泼妇,而且那句看装饰还是个普通弟子的话,太掉价的话,这真的是赤裸裸的歧视了,在场绝大多数都是普通弟子,心里都很不舒服,这一刻他们都自发的在心里支持朱讽了。

朱讽没有因为小胖子的言语侮辱而出现情绪上的波动,可只有青巅知道朱讽已经在爆发的边缘了,背后传来的阵阵凉意都快赶上冬天的寒风了。

就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刻,大师兄在青巅眼中如救星般出现,将青巅和朱讽都护在了身后,冷冷的盯着小胖子,一种仿佛实质的杀意出现,吓得小胖子身后的两名中级弟子都连连退后,额头冒着冷汗,一脸警惕的看着登封,他们听说过登封的大名,这个好称宗门内天赋最好却最爱浪费天赋的男人,与其说是浪费,不如说是太天才了,任何事一学就会,导致了他对修炼不感兴趣,开始整天泡在藏书阁,看各种无人问津的书籍。

“啪”,小胖子瘫坐在地,一股晶莹的液体从他裤裆出流出,他满脸惊恐仿佛是从鬼门关走了一圈,两脚直打哆嗦。

看着起到效果,登封无奈的耸了耸肩,把那股杀气收了回去,一手一个把朱讽和青巅领了起来,向着住处走去,这时朱讽忽然开口道:“大师兄,今晚吃猪肉拉面吧,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很想吃,可能是看到猪了吧。”

好毒的嘴呀,还只捅人痛处,青巅第一次感受到朱讽垃圾话的功力,回头看着瘫坐在地上的小胖子,心里忽然有点同情他,小胖子这时缓过劲,看到自己在这么多人面前失禁,又听到朱讽的话,他一个八岁的孩子哪里碰到过这场面,受过这种气,顿时控制不住眼泪,哭着向人群外跑去,两个中级弟子互相看到对方眼中的无奈,只好追去。

回到了住处,青巅看着已经消了气的师傅,只是还是冷着脸,暗叹大师兄真的厉害,不过师傅和朱讽这对父子俩看着对方都是冷哼了一声然后就回了各自的房间,留下登封和青巅互相尴尬的站着。

登封拍了拍青巅的肩,说这是老毛病了,你习惯就好,然后就带青巅去了厨房,开始忙活起晚饭了。虽然修炼之人可以不吃东西,不过口舌之欲可不是说能断就断的。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青巅觉自己的厨艺不错了,可当他看见登封的刀功,还是默默的选择去生火了。

干活的时候很容易闷,青巅又是闭不上嘴的年纪,开始好奇的问起登封事情来,话题一下就到了朱讽身上,青巅看厨房外没有人影,很小声的问道登封:“师兄,为什么那个小胖子要说朱讽是野种呀,还提到了师娘,而且朱讽和师傅为什么关系这么差,他们不是父子吗?”

登封切菜的手停顿了一下,下一刻切菜的频率疯狂加快,冷笑着道:“那小胖子这么说师娘吗,看来我对他的修理还不够。”

看着这般样子的登封,青巅吞了一下口水,心里祈祷小胖子自求多福。

“师弟,这件事其实你不问,我也会和你提,既然你想知道那也省了我找时间了。唉,其实师傅和朱讽都是可怜人,一个渴望父爱,一个想当个好父亲,却又不想勾起悲伤回忆,选择逃避。”登封感叹道,开始将事情述说给青巅。

青巅的师傅姓朱,名革,是现任宗主的亲弟弟,也是除了现任宗主意外青山殿实力最强的人。

不过师傅也有师傅的烦恼,师傅有一独生子叫朱讽,年龄比青巅小一两岁,师娘是位不能修炼的凡人,自幼体弱多病,朱革当初为了娶她和自己的亲大哥闹翻,亲大哥希望朱革找个门当户对的做伴侣,派了殿内好多位德高望重的长老来劝,可朱革最后还是选择了遵循内心的判断。

就这样,师傅和他大哥决裂,带着师娘在外云游,可天有不测风云,师娘难产了,情况很危险,已经到了要保大小的最危机的时刻,师傅为了保护师娘,决定放弃这个孩子,每次师娘都会听师傅的话,但这一次师娘却拒绝的格外坚决,师娘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就算躲了这次也不知道有几年可活,师娘不想自己走了以后师傅孤单一人,她更不想师傅再这样居

《缘碎机缘》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