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盛宠萌妃:腹黑太子,我不嫁》毒妃重生 盛宠太子爷 女体化 盛宠萌妃:腹黑太子,我不嫁字母文

盛宠萌妃:腹黑太子,我不嫁

现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叫舒锦,宋源的小说是《盛宠萌妃:腹黑太子,我不嫁》,它的作者是锁吟生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舒锦回了家,没想到赐婚的圣旨已经来了,宋源初的办

|更新:2021-01-13 05:02:3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舒锦,宋源的小说是《盛宠萌妃:腹黑太子,我不嫁》,它的作者是锁吟生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舒锦回了家,没想到赐婚的圣旨已经来了,宋源初的办

《盛宠萌妃:腹黑太子,我不嫁》免费试读

舒锦回了家,没想到赐婚的圣旨已经来了,宋源初的办事效率果然高,舒锦端着圣旨看了一遍,圣旨上只是说赐婚,并没有说何时订婚,何时完婚,所以还是有反悔的余地的。

也不知为何,舒锦害怕,怕跟宋源初成亲,不是讨厌,不是排斥,就不知道为何有些害怕,走了一日了,身体有些累了,洗洗就躺上床,没有左儿的日子还是有些不习惯。

烛火摇曳,星光璀璨,夜凉如水,不过重生两个月,日子过得像两年那么长,两个月了,二房,她必须下狠手了,心中算计着怎么先下手为强,宋源岑也是寂静了很久,不知道在筹划什么,宜早不宜迟,二房和宋源岑早些解决了才是。

舒锦呆呆地望着黑黑的屋顶,有些困了,眼睛慢慢闭起,突然瞧见似乎有一点亮光,悄悄地印着一个影子在那。

舒锦一个激灵,被子一掀,一个枕头以一个诡异的弧度向那影子冲去,那影子反手一挡,枕头落入窗台下。

舒锦又顺手将床单掀起直冲那影子而去,那人沿着舒锦收回的床单直飞过来,死死地压在舒锦的身上,两只手竟是正好覆在那边柔软上,舒锦脸一红,赶紧一掌拍在那人肩上,那人突然飞起,落地站定,竟是宋源初。

随着宋源初一起飞去的床单正巧砸到窗台上的花盆,落了,响的清脆,拟容立即赶到舒锦门外问道,“小姐?出什么事了吗?”

“没事,你去歇息吧。”舒锦极力克制自己有些颤抖的声音,脸上的绯红不觉已经红了满脸。

待拟容走后,舒锦赶紧将被子裹上,她现在只穿着内衣,薄薄的一层,两个人心都是彭彭的跳个不停,宋源初只想逗一逗舒锦,没料到她力气这么大,就把他拉到了床上。

静静对望好久,还是舒锦先开了口,“你怎么会在这?”

“额,路过,来看看。”黑暗中,宋源初的声音还是那么空灵,似乎来自遥远的未来,舒锦眼前一晃神,总觉得这一幕哪里见过,莫不是自己也有预言能力了。

舒锦突然有点想笑,就笑了出来,“噗嗤……去哪儿路过我府上?”

“去……聚云楼。”宋源初红色微红,他也知道这个理由站不住脚,但是他也是一时找不到借口。

“胡说。”舒锦脱口而去,发现自己的口气里微带着娇嗔,竟是害羞。

“时候不早了,你早些歇息吧。”一阵风又消失了,舒锦愣了一会儿,躺下了,宋源初每次来静悄悄,每次走都是一阵风。

却是失眠了,宋源初对她的态度,她也看见了,很好,非常好,只是凭什么?凭她是舒府嫡女?她怀了孩子,他还愿意娶她为妻,究竟是为什么?她有什么值得利用之处,若说是舒府嫡女,不用他娶她,舒家也已经打算站在他这面了,她无论如何也想不通。

宋源初飞走后在屋顶立了很久,如同雕塑一般,想起刚才与舒锦的亲密接触,竟然有些开心,直到拟惑找来。

“爷。”

不理,拟惑看着自己爷呆滞的眼神,脸上还挂着笑容,心里腹诽,再挂几滴口水,完全就是个傻子样了,面上还是恭敬的样子。

“爷。”

宋源初反应过来,“有何事?如果没有要事的话自己去领罚。”

拟惑心中大喊冤啊,他做了什么了?就要领罚了?

“五皇子回来了。”

“恩?上次他私自出宫,父皇知道了,竟然没有责罚他,事出蹊跷,你再去打探一下。”

拟惑刚想走,宋源初又说话了,“你去领罚吧。”

面上突然凝住,他这不算是要事吗?怎么又要领罚了?心里暗自腹诽,面上还得装出样子,“是,属下知罪,立刻去领罚。”

翻来覆去,快天亮了,舒锦才睡着,睡到日上三竿才醒,醒的时候,宛央也醒了,难得碰上她不睡觉的时候,自然要好好逗逗她。

“宛央,过来。”舒家朝着宛央招招手,随即把宛央抱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亲昵跟她玩耍。

拟露收拾了屋子出来看见这一幕,笑着说道,“小姐你都还没及笄,抱起孩子来倒有几分做母亲的味道。”

听到这话,舒家的眼眸瞬间暗了下来,拟露懂得看眼色,怕舒锦生气了,双脚跪了下来,“奴婢请小姐责罚,是奴婢多嘴,小姐莫生气,气坏了身子。”

舒锦失笑,“起来吧,不要动不动就下跪,女儿膝下也是有黄金的,跪天跪地跪父母。”

拟露只道舒锦生气是因为还未成婚,被她说做母亲才生气的,却不知道舒锦不是生气,而是黯然,心中郁结。

“奴婢错了,请小姐责罚。”拟露仍是跪在地上,舒锦坐在椅子上抱着宛央,“你错哪儿了?”

“奴婢不该胡乱说话。”

舒锦双眼如炬,盯着拟露看了良久,宋源初的人,倒是对他忠心的很,“太子殿下对你嘱托过什么?”

不是信不过宋源初,只是既然在她身边的人就得听她的话,忠心于别人还不如不用。

“太子殿下只让我好好侍候小姐,并未多说什么?”拟露不明就里,一头雾水,只能问一句答一句。

“拟华善舞,拟容善舞,宛央能预知危险,千里传音,那拟露你呢?有什么过人之处?抬起头来,看着我的眼睛。”舒锦慵懒地靠在椅背上,怀中抱着宛央,眼神突然看向拟露。

“奴婢并无过人之处,只是太子殿下派来侍奉小姐日常起居的寻常丫鬟。”拟露背上已出了冷汗,舒锦问的乱七八糟的,一会儿问这个,一会儿问那个,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怀中的宛央又睡过去了,舒锦朝着拟露招招手,拟露将宛央接过去,刚要走,背后的舒锦凉凉的一句话将拟露镇到了,“要摆准自己的位置。”

希望拟露足够聪明,一仆不事二主,虽然对她可能无害,但是她要的是一个完全忠于自己的人,如果做不到,她宁愿不要。

《盛宠萌妃:腹黑太子,我不嫁》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