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凰途:妃本轻狂》凰途和亲逃妃 鬼畜 凰途:妃本轻狂小白文

凰途:妃本轻狂

现代言情连载中

《凰途:妃本轻狂》为苏凉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门被推开的瞬间,床榻上的夕月猛的睁开眼睛,如同利

|更新:2021-01-15 20:03:4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凰途:妃本轻狂》为苏凉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门被推开的瞬间,床榻上的夕月猛的睁开眼睛,如同利

《凰途:妃本轻狂》免费试读

门被推开的瞬间,床榻上的夕月猛的睁开眼睛,如同利箭一般向门**去。几乎是瞬间放在身侧的手指间捏上了三根银针。

“小姐,你醒了。”是冬雪端着托盘走了进来,看见夕月正看向她连忙端着铜盆走了过来。

“嗯,现在什么时辰?”夕月发出一个单音,手腕轻轻翻转,人从床榻上走了下来。

“快要午时了,Chun花已经去取午膳了。”冬雪整理着床榻抬起头向夕月方向看过来说道。

冰肌玉骨,唇红齿白,铜镜中人眉头微微蹙起,昨天......

“冬雪,昨天我是怎么回来的?”她记得昨天她去赴百花宴然后遇到了黑衣人躲藏在河里又遇见一个戴着银色面具的男人,再然后她便没有意识了。

“昨日是表少爷送小姐回来的,说是小姐与舅母重逢高兴便多饮了两杯。”冬雪走了过来,将散发着浓浓中药的碗端了过来“表少爷说夜里风凉,小让姐醒来喝了这药,说是与昨日小姐喂小姐喝下的药相辅相成,便不会有大碍了。”

夕月仰头喝下,她正还在纳闷,以她如今的身体又在冰冷的河水中呆了那么长时间即便不死也得发上几天高热。

她倒是好奇昨日林纾以什么理由为她告退得,说与舅母许久未见这种理由也只能骗骗苏府的人。

窗外阳光正好,冬雪将头发梳完,去拿午膳得Chun花也回来了,夕月便让她们摆到了院外得石桌上。

对于喜鹊怎么没有跟着回来,或者说喜鹊去了哪里夕月没有特别交代,自然也没有人敢过问。

唯有跟着她一同出去的冬雪知道来龙去脉,更是感激夕月,以那样的状况,她大可对她不理不睬,反而是在得救后特意寻她。

通过几日的接触虽不知冬雪是谁安插进来的人,但她却是个知道感恩的人,对于看人这方面夕月是从来没有走眼的。

她对这个世界不熟悉,如今最重要的是有个信任的人帮她,无疑冬雪是个很好的人选。

依然是简单的菜式,对于吃饭夕月从来不挑剔。

“我说这是什么香在花园便闻到了,原来是五妹这里的饭菜香。”说话间,苏锦绣已经走进了她的院子来。

夕月吃饭的动作不曾有便可停滞,任由苏锦绣在一边聒噪,她还纳闷经过昨日苏锦绣竟然没来给她找事,现在看来高看她了,烂泥是怎么也扶不上墙的。

“苏夕月你还真是够倒霉的。”苏锦绣见夕月不说话,径直坐到了她的对面,一双眼睛得意洋洋的。

“你知道你错过了什么吗?”苏锦绣的声音中是浓浓的幸灾乐祸。

似乎她知道不会得到夕月的回应,当下直言道:“你刚走太后娘娘与长公主便来了,大皇子与离王、祁王、楚王还有定王可都来了。”

“那又如何?”肚子里传来饱腹感,她放下筷子,眼眸与苏夕月对视着问道。

“哼。”苏锦绣仰着头冷哼了一声。

昨日皇后夸赞她的舞艺超群,将她的名字与定王的名字放在一起提及,那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她甚至可以听到自己被尊为,定王妃的情景。

对苏锦绣坐在她院子里发花痴的状况,夕月选择起身回房,任由她白日做梦。

“小姐,这样好吗?”冬雪皱着眉头看向窗外依旧坐在石凳上唇角带着白痴笑容的苏锦绣,外面明媚的太阳早已经被乌云遮住,暴风雨顷刻即来。

“她身边不是有丫鬟吗,你着什么急?”夕月漫不经心。

宋氏掌控着苏府后院,苏锦绣早已经恃宠而骄,狂妄的不知道自己姓什么。

她此刻花痴的模样她身边的丫鬟如何敢开口打破?若是打扰了苏锦绣的美妙的幻想,只怕是她们都要皮开肉绽了。

不出夕月所料劈里啪啦的雨珠子砸落下来,二月天的雨比之冰雪还要凉上几分。

“你们瞎吗?看不见下雨吗?怎么不提醒本小姐?”苏锦绣站起身来第一个动作便是甩了那丫鬟一个巴掌,怒目而视。

丫鬟立刻跪地求饶,苏锦绣一觉揣在那丫鬟的肩膀上向屋里跑来。

早在夕月进门便吩咐了冬雪将门拴插上,苏锦绣将门敲的震天响,冬雪在屋中来回独步不知该如何是好,毕竟苏锦绣是苏府备受宠爱的三小姐。

“苏夕月,你给我开门,没看见下雨了吗?”苏锦绣被逼急大声的喊道。

屋中之人则躺在床上假寐。

凉风习习,苏锦绣狠狠的跺脚冒着雨向院外跑去。

“冬雪,你回房去吧,我要睡一会。”夕月翻了个身面朝里侧道。

冬雪应是,关门声响起的同时,苏夕月睁开眼睛,漆黑的眼眸中没有一丁点的睡意。

......

天街小雨润如酥,繁华的街道上此刻显得有些狼藉。

夕月顶着蓑笠在长街上走,四周浓郁的古代建筑,放在现代哪个不是国家一级保护文物。

“客观,有刚烫好的酒进来用一些吧。”店小二站在门口招客。

夕月仰头看牌匾上写着天香楼。

穿越过来她还没有尝过古代的美食,在苏府虽有鱼有肉味道却差强人意的厉害,一看便知她的膳食是被人特别关照过的,昨日进宫也没有吃上宫宴。

今日苏锦绣在耳边聒噪多少也是影响心情的,当下便跨步向酒楼中走进。

“客观您二楼请。”外面虽阴雨不断,这酒楼中倒是热闹的很,大厅中还有人在说书。

挑了个临窗的位子落座,店小二将肩膀上的毛巾板在桌面上擦过招呼道:“客观用些什么?”

“上些你们的招牌菜,烫一壶酒。”夕月将头上斗笠摘下道。

店小二应是而去,夕月的视线落向窗外,这样闲情逸致的生活许久不曾过来,穿越过来也未尝不是一件幸事,在现代她是特殊组织里的尖锐利器,生来冷血没有感情,对何事何物也不曾同情,却在唯一一次不设防备的对一个人,回应她的却是痛彻心扉的背叛。

那也是一个这样的雨天吧?此刻想来觉得有些久远了。

《凰途:妃本轻狂》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